金華新聞網首頁

首頁 > 首頁  正文

關注金華新聞

微信

微博

全國首個!萬年上山稻作博物館國慶網紅打卡

2021-10-07 14:22:49

來源:

作者: 李豔 文/攝 陳業 /視頻

金華新聞客户端10月7日消息 記者  李豔  文/攝   陳業 /視頻


一日三餐離不開大米,

但你知道水稻的演化史嗎?

雜交水稻耳熟能詳,

但你知道它是如何升級換代的嗎?

……


正是稻穀成熟的季節,八婺大地到處湧動着豐收的喜悦。昨天下午,浦江上山考古遺址公園人頭攢動,中國水稻研究所水稻育種專家、博士沈希宏在萬年上山稻作博物館上了生動的一課。

“天啊,特別高,有兩米多呢!”

萬年上山稻作博物館是全國首個稻作博物館,位於遺址公園北面,稻田佔地面積僅2畝左右,卻種了建國以來60多種各個年代種植推廣的水稻品種。

現在的水稻品種不到膝蓋高,在上世紀50年代,水稻品種卻長得有一人多高。開講前,來自浦江縣實驗小學的三名小學生迫不及待下到稻田,小小的身子淹沒在稻浪中,踮起腳尖舉起雙手,也夠不着水稻。


浦江上山遺址博物館館長張國萍、浦江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張崇煌“見義勇為”跳入稻田,舉起倒伏在地的水稻,也足足矮了半個多頭。
    “這是上世紀50年代的野豬仇水稻品種,天啊,特別高,有兩米多呢!”張國萍叫了起來。
     沈希宏不失時機地向現場遊客開講水稻一課:“水稻原來是野生的,正是人類長達1萬多年的不斷馴化,野生稻演變成適合栽種的人工稻。上世紀50年代。水稻都是地方老品種,由農户傳承,高稈,容易倒伏,產量低。”

沈希宏頗為幽默風趣,不待遊客發問,主動拋出了問題:“知道為什麼叫野豬仇嗎?我的理解,一是水稻太高,吃不到,犯愁;二是稻芒很長,野豬難以下口,所以記仇。”

沈希宏的獨到解讀贏得現場遊客哈哈大笑。

朱松 攝
水稻哪裏來,正是從上山來

沈希宏介紹,上世紀50年代末到60年代,由高稈向矮稈的轉變,是水稻品種的第一次革命。上世紀60年代,以袁隆平為代表的科研團隊,提出了水稻雜種優勢理念。1968年突破了水稻三系育種技術,成功選育出了雜交水稻品種。1976年開始大面積推廣,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在生產上應用水稻雜交技術的國家。進入上世紀90年代,開展了水稻超高產育種研究。1996年我國啓動了“超級稻研究科研攻關”項目,培育了一批高產、優質、抗性好的新型超級水稻品種,單產水平達到了“噸糧田”,為保障糧食安全夯實了基礎。

“水稻主要分粳稻和秈稻,粳稻米粒圓,口感硬;秈稻米粒長,口感糯。現在,中早、中嘉早、甬優等是浙江有代表性的水稻品種,具備雜交水稻雜種優勢,主要是秈粳稻,口感介於兩者之間。”

沈希宏鼓勵現場的小朋友:“萬年上山是世界稻作起源地,這是非常驕傲的。水稻哪裏來,正是從上山來。百年水稻發展之路,從滿足温飽到吃得好,折射了祖國滄桑鉅變。等你們長大了,也許會研究出更高產更好吃的水稻,歷史就是這樣一步步前進的。”

沈希宏是金華傅村人,10多年前,他第一次慕名而來時,浦江本地人幾乎都不知道上山遺址的確切位置,只得悻悻而歸。這之後,從支部活動到開會,他每來一次,都發現萬年上山的變化和深厚歷史底藴之豐富。昨天,是他第四次打卡浦江上山考古遺址公園,稻作博物館令他眼前一亮。

“這是田間流動的、活的博物館,是最好的科普和愛國主義教育基礎。”沈希宏點讚道。



“看到年輕時自己種過的水稻,很親切”


現場遊客越圍越多,沈希宏的精彩一課,不時贏得熱烈掌聲。

中國水稻研究所服務浙江辦公室徐青介紹,稻作博物館的水稻品種均由中國水稻研究所種子資源庫提供,最初創意源於去年11月12—14日在浦江舉行的上山遺址發現20週年學術研討會,其間舉辦的中國水稻品種變遷展覽,引起了參觀者的濃厚興趣。

86歲的黃宅下店村老人慕名而來。  朱松 攝

“當時展陳的只是一小碗一小碗的種子,今年是建黨百年,也是中國水稻研究所建所40週年,我們就想着建一個露天、活的稻作博物館,把這些種子栽培成功,這樣更直觀,也很有意義。 市民和遊客非常感興趣,對萬年上山和稻作發展也有了更深刻的瞭解。”

記者注意到,眾多水稻品種中,“金華早”因上世紀50年代在金華育種,以金華命名,在百年水稻發展史上留下一席之地:莖稈細長,穗長中等,千粒重21g,米質好。

還有一個晚稻品種“老來青”,由我國老一輩農業專家陳永康培育,不但產量高,而且質量非常好,曾被稱為“毛澤東大米”。

還有老虎稻,光聽名字,就足夠霸氣……

萬年上山稻作博物館,不僅開眼界長知識,還可以穿越時光和百年稻之路面對面。

86歲的吳美釵老人慕名趕來。家住浦江縣黃宅鎮下店村的她,腿腳不便,坐在輪椅上,由外孫推着前來打卡。

“這裏變化很大,這麼多水稻品種,尤其是看到年輕時自己種過的水稻,很親切。”



稻花香飄萬年


“誰知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”

“稻花香裏説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。”

“綠波春浪滿前陂,極目連雲罷亞肥。”

 “水滿田疇稻葉齊,日光穿樹曉煙低。”

……

從唐朝韋莊詩中的“綠波春浪”“極目連雲”,到宋朝徐璣、辛棄疾詩中的“水滿田疇稻葉齊”、“稻花香裏説豐年”……稻作博物館收錄的與水稻相關的詩句,再現了幾千年來稻浪翻滾的盛況。

尤其是宋代田園詩人范成大,更以寫水稻多著名,又稱為“水稻詩人”。

范成大在《四時田園雜興》寫道:

新築場泥鏡面平,家家打稻趁霜晴。

笑歌聲裏輕雷動,一夜連枷響到明。


新造場院地面平坦如鏡,

家家户户趁着霜後晴天打稻子。

農民歡笑歌唱着,

整夜揮舞連枷打稻子,

響聲一直到天亮。

這豐收場景,

不活脱脱當下嗎?


萬年上山繪就的幸福畫卷,

稻花香飄萬年。